随便看看

慎fo。

【爱客】清欢

不好意思说清欢是一个系列因为不知道还有没有二_(:з」∠)_

=======================================


“回来啦?”小爱刚进门换好鞋就听到这样一句。

“嗯……”他懒懒地回答,走向厨房。反正提问者也是漫不经心随便一问,眼睛都没从电视上离开。打开冰箱,小爱顿了顿,最终还是按照原计划伸手拿了瓶冰水出来,又趿拉着拖鞋回到客厅沙发坐下。

原本就坐在沙发上的白客问完刚刚那句就没再说话,此时见到小爱坐了下来开始非常淡定地喝水,脑袋不动只转眼珠子偷偷瞟了瞟,转回来,又偷偷地瞟了瞟。

小爱心里明白,也不搭话,就任凭他这么一眼一眼的斜瞟,我自岿然不动。

 

“咳,浩哥啊,”白客看小爱是完全没有反应,只得直接开口问了,“看没看见冰箱里的东西啊?”

切,小爱暗自笑笑,憋不住了吧?面上还是装得若无其事:“嗯?什么呀?”

得,那就只能坦白了:“浩哥你看见那虾了吧,冰箱里那一大碗?”

小爱淡定地“嗯”了一声,也不说别的,特别摆谱。

 

白客是明白了,这位是打算装傻到底,非逼着自己张这个嘴了。但是也没法呀,谁让这事自己干不了,就得仰仗这位爷呢,就只好继续安利道:“浩哥你看这虾可好了,现在这个月份虾子正是好时节,虽然还没籽,但是快了,为了这个男虾女虾都做好准备,储存了好多营养,特别肥美!”

还男虾女虾呢,小爱绷住笑,转头看着他,还是不说话。

 

嘿,这位爷是要装逼到底了,白客心想,只能厚着脸皮直接说:“浩哥啊我想吃软炸虾仁,您大人有大量成全小的吧!”语气满满地诚意,“我跟你说,这虾特好,卖虾的人还是山东人,我还用家乡话跟他聊了一会,你看去,个个活!我给你打下手,您就成全我吧啊。”

装逼成功的小爱爽了,很满足很大爷地说:“行吧,爷满足你。去,把虾拿出来,再拿几根牙签过来。”

吃人家嘴短的白客赶紧起身巴巴地就奔厨房去了,乖乖地把虾和牙签都拿过来,放下,毕恭毕敬地问:“浩哥,然后还要干嘛,您吩咐。”

小爱气定神闲地一手拿起一根牙签,一手拿出一尾虾,用牙签刺进虾的中上部分,轻轻地一挑,一根黑色的线就很灵巧地被带出来了。

白客很惊奇:“我去这啥啊?”

小爱白了一眼这没见过市面的孩子:“这是腥线,虾的肠子,挑去以后能大大减少虾的腥味。”说完他指指剩下的那些牙签,示意白客:“你试试。”白客有样学样地挑了下,但是毕竟没经验,用不好那个巧劲儿,软软的虾线很容易就断了。

旁边的小爱一脸无语,告诉他,断了就在断点之后的部位在穿一次,继续挑,挑干净为止。接着坐在旁边,看白客挑了几个,看着他也渐渐找到那个劲了,就放心了,撂下句你慢慢挑吧,起身去了厨房。

 

虽然虾的基础处理都是一样的,但是做菜哪有这么简单,小爱也查手机找菜谱和面糊,现学现卖,刚把手机放到一边,小爱就看见案板旁边躺着一袋新的玉米淀粉,和搜到的菜谱需要的一样。

小爱想,白客这家伙还真是想吃这口了啊,虾搁碗里放冰箱,材料都买好了。然后他就站在厨房直接冲客厅喊:“白客你蓄谋已久吧准备的这么齐全,还买生粉了。”

白客一手拿着虾,一手拿着牙签,特迷茫:“啥玩意?我买的是玉米淀粉啊?”

小爱:“……那就叫生粉。”

白客一脸恍然大悟:“噢噢噢噢!”

 

小爱真是就懒得和这个厨盲说什么了,继续弄别的,一抬头看见白客吭哧吭哧地挑虾线,也有点想东想西。

就白客这人虽然傻(得连生粉都不知道),但是绝对不是赖,只是有点没眼力见儿眼里没活,你要是交给他什么事,他会非常认真地完成绝对不偷懒。然后也不挑食,做啥吃啥,偶尔像今天这样想点菜了,必然各种铺垫,比如把食材放你能看见的地方啊什么的,反正用各种小心思暗示你,脸皮薄能不直说就不直说。就跟这虾似的,买的活的放冰箱下面,买现成虾仁放冷藏自己恐怕是看不见。

两个人过日子嘛,也不要太斤斤计较,不过话说回来,两个人过日子嘛,也不要把事情做得非让人斤斤计较。

白客虽然是个厨艺废,但是他会把知道要用的东西都买了,不花你钱,能做的洗洗涮涮都帮着忙,第二天也肯定变着借口买个冰激凌啊啥的投喂你,不(好意思)说谢谢,就是变着花样转着弯报答你。

 

小爱这么想着,就觉得现在那个笨手笨脚挑虾线的人也有点傻,还不是因为脸皮薄自作自受,就半欺负半无奈地逗他:“让你当时不直接买虾仁,现在麻烦了吧。”

白客从一堆虾里面抬起头来:“鲜虾好吃啊。”

小爱:“……”

觉得想了这么多的自己有点傻是怎么回事。

 

然后小爱彻底不想理他了,白客一会把虾线都挑完了,颠颠地捧着碗给他浩哥邀功:“浩哥我弄好啦!”

他浩哥非常高贵冷艳地看了一眼碗:“去,把虾壳剥了。”

白客:“……哦。”

 

觉得把场子找回来了的小爱又舒服了,继续低头弄面糊。白客抱着碗走回客厅,边走边安慰自己:没事,毕竟人家做饭嘛,我哄着点供着点也是应该的,更何况剥虾壳我熟啊,吃的步骤我都熟。

确实,在东临渤海黄海的大山东长大的白客非常擅长剥虾壳。他赤手把虾头掐去,用剪刀顺着腹部轻轻划一道,双手扒住划开的两侧,往两边一拽往上使劲一翻,一个完整的虾仁就出来了。

一会,一碗虾就剥好了,白客又颠颠地给他浩哥端过去了。

小爱微微点头用下巴示意:“放那吧”,开始开火做油。

白客:“……哎。”您会做饭您拽。

 

小爱把事先弄好的面糊统统倒进装虾的那个碗里,搅匀,看油冒青烟到出小泡,约摸着火候到了,就调了小火,不然火太大的话,后面的虾该糊了。然后用筷子快速夹起一个个顺着锅沿扔进去,一下子倒进去要粘的。小爱手很快很熟练,一大碗虾子转眼就都下去了,接着他调大了火,快炸,快出锅,少吸油。

小爱拿漏勺把虾仁们捞出来,一个个虾仁裹着面糊黄黄的胖胖的,每个虾仁本来就个头大,裹着面糊更是大了一圈,活活像个小圆饼。装盘里,关火,撒上点椒盐,不用太多,提个味儿而已,这道菜本来也不是以调味取胜的。

 

做完这些,小爱吆喝白客:“罗宏明过来端盘子!”

吃人家嘴短的白客乖乖过去端。

 

刚刚白客挑虾线的时候,小爱拿出来一把油菜和几朵香菇洗了,切了,现在大火快炒个香菇油菜,电饭煲里饭也“叮”地好了,顺着排气口飘出来一股股白雾和浓浓的米香。

 

 

小爱和白客家的晚饭,正式开始了。

 

 

小爱拿筷子指指软炸虾仁那盘子:“快,趁热尝尝。”白客早按捺不住了,就等大厨发话呢,赶紧夹了一个,吹吹吃了。

小爱倒是没动筷子,只是暗暗觑着小白,瞧见他表情非常享受一脸餮足,心里也很满足。

毕竟做饭的人嘛,总是开心自己的菜被人喜欢的。

被无声好评了的小爱也开始动筷子,他夹起一个虾仁尝尝,说:“嗯!确实不错,这个活虾就是鲜啊”。

怎么能不鲜呢?俗话说,三月黄鱼四月虾。随着天气回暖,虾们在春雨过后游上水面,在湍急的水流里摆着尾巴舞动着爪子竭力不被冲到下游去,练就了一身的紧实弹牙。在冰层下养了整个冬季的虾经过惊蛰、春分,清明时分最为肥美,加上四月新虾未产卵,这个时候吃虾正当时。

 

白客脸都快埋碗里了,就只是“嗯嗯嗯”附和。其实他吃第一口的时候心里都快泪崩了。隔了这么久,隔了这么远,隔了这么多吃盒饭的日日夜夜,今天总算能再尝尝家乡的鲁菜,尝尝泰安的味道。

其实今天去买虾,就是有点想家。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诗歌小女儿才牙牙学语尚且不能回去看,这还是家在北京的。他就算放了假也来不及回山东,更不好说什么,只是咬牙撑。买虾开始还想多逛几个摊子好好挑挑,可是听见老乡的乡音,立马挪不动步了,当即就掏钱在那个摊子上买了。不过摊主到底是大山东的汉子,不蒙人,买回来的虾子个个活,好吃。

 

虽然都是炸物,但是舶来的炸鸡排炸薯条,好听点说是外焦里嫩,到底是外国菜,只是一时满足了嘴,嚼起来爽,吃下去胃里还是直直愣愣。而软炸虾仁不同,外边的面皮软软的,咬下去咬到虾仁才是脆感。

虾子软软的内里经过油炸的咕嘟刺啦声后,变得硬起来,又不是咯牙的硬。反而,原本不起眼的青灰,变得粉粉嫩嫩,还有点可爱的小透明。虾肉因为鲜,还有一丝回甜。面皮则是增加了饱满感,也增加了一种口感。

大中华的这道炸物,地大物博的山东的这道菜,满足了嘴,更重要的是温暖地熨帖胃。

吃着这道鲁菜,舌头的满足也多多少少地满足了心头。

 

白客嚼着虾,就像回到了他的大泰安。

泰安,泰山安则四海皆安。

国泰民安。

 

都是异乡客,反正白客今天就有点感慨吧,但是又是男人不太好意思直接感慨嫌矫情,就只是大口地吞下饭菜,然后扒饭的间隙抬起了头,含含糊糊地说:“谢谢浩哥,特别好吃!……改天,吃你家乡的大盘鸡吧,我给你打下手。”

小爱闻言转过头来,深深地看着他,坏笑了一下,说:“你,先把断句断开。”

白客:……靠!就没法和这人谈情怀!

 

其实怎么会不明白,但是白客不好意思明着说,小爱也未尝好意思,只是用逗比遮过去。

“谢谢你做了我的家乡菜啊,下次,做你家乡的吧,我会做的不多,但是能做的都愿意帮忙。”

“好啊。”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

人间有味是清欢。

 

 

Fin.





图网搜。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苏轼


评论(3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