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看

慎fo。

【爱客】隔壁床的刘浩(上)

今天完结了,高兴。

修改版的老文,容我刷个屏。

=======================================

1.

罗宏明一直觉得刘浩是个很招女生喜欢的人。

不仅是因为脸,他为人处世简直太温柔了,各种小细节让罗宏明觉得,啊,自己要是个女生,应该也会喜欢这样的人吧。

后来进了万合天宜,罗宏明知道了,那些小细节叫做男友力,简称苏。

 

刘浩这个人苏到什么程度呢?

你要是问罗宏明,他会义正言辞地告诉你:很苏。

路边捡个兔子,也很好心地带回家养。

在自己的节目被从电视放送临时转成网络放送时,也只是安慰粉丝:“就当我们为你们私人订制了个节目吧。没事,怕你们失落。”

在yy上唱歌,在前奏时总会问一句,我这个伴奏开的大不大啊?虽然之前就已经有意识地调小了怕震到别人。

和大学女友分手后,聊起来也不会斤斤计较地说谁对谁错,只是看似调侃地唱“找个好人就嫁了吧,虽然不是我心里话~”,然后风轻云淡地转移话题。

情人节,刘浩在粉丝群说了句“情人们快乐哈”,然后默默丢出一个大红包,特意分了很多份,生怕谁拿不到。

 

就连对宠物,刘浩都苏得让人不太好。

他非常想养只狗,想到在卖狗的笼子前面站了一个多小时,但是因为狗需要大量陪伴,自己没时间陪伴,只好转向养比较独立的猫。上班时在楼道里看见一只狗,喜欢的简直走不动路,陪着玩到快迟到,又觉得会是有主的,只好自己默默发了条微博:你要是我下班时还在的话,不嫌弃就来我家吧。然后下班后发现狗不在了,跑着检查了五层楼只为确认它的安全。

后来罗宏明参演了后会无期,觉得一句话非常适合刘浩:喜欢就是放肆,而爱是克制。

对一条狗,克制成这样也真是真爱了。

而这货还颜正音好。那样温柔的心情,被长长的睫毛托着,简直就是一汪春水啊。

唉,怪不得女粉丝都要给他生孩子。

 
别误会,罗宏明之所以会这么了解刘浩,并不是每天都在视奸对方,作为一个大学同寝,毕业一年后又进了同一家公司,还共同租房的伙伴,这种了解是基本的。

嗯……或者是怀了一点点留意的。

 

没办法呀,罗宏明垂头丧气地想,身边其他人都太令人无语了呀,不和刘浩学怎么追女孩,难得和万年处男宝木或者妖娆女神子墨学吗阿西bug!

没错,这种留意的初衷,就是“我要有个女朋友”,大龄宅男的共同内心呼声。可是直到后来罗宏明交到了自己的女朋友,又和她分手,那个男友力爆棚的刘浩却都再也没有女朋友了。从大学毕业的5年,对方都是单身一人。哪怕到万合天宜红了,那人随便发一条微博也有女粉丝哭号“我要给你生孩子”的时候,也还是孑然一身。

 

有时罗宏明会偷偷地想,刘浩大学时代的女朋友是伤的他有多深呢?情伤到现在还没好吗?

可是自己的伤都好了呀。

哦,不是说和前女友,那是和平分手。而是自己的……嗯,"初恋"。

 

罗宏明的“初恋”十分的不靠谱,而且他本人也一直拒不承认其初恋的大房地位。因为,那是,一段,网恋/而且,见面,才发现/是一个,男人,站在了,对面。

……你妹的!押什么韵啊!罗宏明想起来就咬牙切齿。可能真是太好笑了吧,连一向沉默应对的刘浩都加入了起哄,声情并茂地做朗诵状:“直到那一夜,他们把自己托付给了对方。”,背景音乐是熊王销魂的“那一夜~”。

 

但是这算是这样也过去了啊。要是算上婶儿,自己都是受伤痊愈又受伤了,而刘浩还是单身。今天的罗宏明,也非常地纳闷着。

 

“浩哥?我能进来吗?”罗宏明扒着门框。

“坐沙发上等一会吧,收尾呢,马上就好。”《万万没想到》第一季的最后几集已经完成了拍摄部分,现在正是配音和后期忙的时候。罗宏明轻车熟路地坐在配音室外面的沙发,透过玻璃窗能看见刘浩戴着大大的耳麦,仪器的指示灯闪闪灭灭。

 

你怎么就会没有女朋友呢?罗宏明看着刘浩的侧脸,继续想着之前的问题。

明明性格那么温柔。

前两天拍尸哥那集,自己按剧本摔麦真直接摔到对方头上了,力道不小。虽然刘浩当时吓了一跳爆了句粗,但是面对自己慌张的道歉时,他也只是揉揉头,开玩笑说:“差点这道具纱布就得换真的了”,之后就当没这回事一样挥挥手翻页过去了。

其实仔细想想,刘浩一直是这样包容可靠的存在啊。自己在大学时代更是毛毛躁躁,不然也不会上“初恋”的当。

“浩哥,你在寝室吗?我下堂课书忘带了QAQ”“浩哥你在哪呀?我钥匙找不到了进不去QAQ”,以“浩哥”开头“QAQ”结尾的短信,大学四年不知发了多少次。而刘浩每次面对罗宏明的道谢也只是叹口气,颇为无奈地笑:“嗨,看你个哭唧唧的样子,还真能不管你啊?”

罗宏明回想着那时还没留胡子的刘浩,大多数情况都过一小会儿就到了面前,偶尔还因为小跑有些气喘。嗯……这么想想浩哥还是个开门党呢。果然是苏力之神。

而且,退一步来讲,罗宏明看着录音室里刘浩下颌线条流畅的侧脸,想:就算不深接触不了解性子,就靠这脸也够谈两个了呀。

 

“好了,搞定!”罗宏明正想着呢,录音室门开了。刘浩的声音有一点沙哑。本来这个穷比剧组就是职员当成演员用,如今刘浩作为配音导演更是分身乏术。

“行不行啊嗓子?”

“嗨,没事,多喝点水就行了。”刘浩说完笑了起来,“ 养好了还能让你聆听尸哥来自天籁的声音。”

“我才不要听马诗歌唱歌”,罗宏明哈哈哈地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你就埋汰诗歌吧,让他听见弄死你。”刘浩说着拿起外套,“到饭点了,吃饭去吧。”

 

唉,你怎么就没有女朋友呢?

罗宏明看着怕自己又上火爆痘上镜被骂正轻声特意嘱咐服务员少放辣的刘浩,又陷入了人生的谜题。

 

2.

《万万没想到》红了。彻彻底底地红了。

罗宏明现在走在大街上也能碰见粉丝叫着“啊啊my锤锤”地跑过来合影。前置摄像头里映着小女生举着手机嘟起的嘴和自己略显僵硬的脸。

罗宏明自己也被请去做了各种节目访谈,还在几个电影里跑了龙套。

有时候一天忙完了,罗宏明躺在床上都会感叹自己匪夷所思的命运。

 

当初拍马应龙宣传片,说出“小菊花,笑哈哈”等各种掉节操台词的自己,一定没想到日后居然会变成“国民男神”。

 

正想着,旁边开着的电脑传出qq消息通知独有的“滴滴滴”。 

唉,谁呀。罗宏明不情不愿地翻身起床,慢慢吞吞地往电脑前面挪。要是叫兽让我回去加班,晚一分钟看到也是好的。哦,上天保佑,只是老孔。发来的是一个链接,跟着三个[阴险]表情。

……什么鬼?罗宏明疑惑地点开。

 

 “银幕外的锤锤是个怎么样的人呢?让我们走进本期的清新视界……”女声旁白传出,罗宏明顿悟了:我就说看域名也不是x网啊,原来这个剪出来了嘿。

虽然自己的部分都知道,但是对其他人的采访还真的没看过,罗宏明津津有味。

……居然这么有节操?!罗宏明看着本煜的“人品特别好,特别善良,对待同事也特别友爱”,感到了深深的违和。子墨附和着“罗宏明人挺有意思的”,脸上还有点面对镜头的小羞涩是什么玩意儿啊!

……我大概明白老孔的[阴险]表情了,罗宏明无力地想。

 

“因为我和他认识七年了,大学一个寝室的”,熟悉声音打断了他的乱想,罗宏明不由地挺直了背。

“这七年中,有很多人觉得他变了,或者说因为出演王大锤之后会有很多改变,有架子了什么的。”

他静静地注视着屏幕里的熟悉面容。

“可是我觉得,这七年来,在这七年当中,以我的观察来说,他没有怎么变。”屏幕里的人说到这,语气里带了点笑,“他还是那个住在我隔壁床的那个,罗宏明。”

 

视频播放完只剩一片黑色,映出屏幕前的人。

罗宏明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

 

万万没想到红了。

粉丝前置摄像头里自己的表情后来也慢慢自然。大家给自己起了各种爱称,罗宏明客、罗宏明、白白、锤锤、大锤等等层出不穷。

可是有多少粉就会有多少黑。有多少喜欢就会有多少骂。“罗宏明”这三个字,也有许久没听过了。但有一个人无比清楚地记得,他是出演王大锤的罗宏明,正如七年里其它记得清清楚楚的点点滴滴。

 

“切,刘浩你啊……”

 

刘浩你啊,总能这样直戳到人心里。



=================================

tbc.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