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看

慎fo。

【狄白】西域酒

40分钟摸鱼_(:з」∠)_试试看能不能讲清楚一个故事。

===================================

 

1.

我在酿一坛酒。我在等一个人。

酒酿好了一坛又一坛,人却不知道会不会来。

 

 

2.

这是我在西域的第四个年头,已经渐渐习惯了他们的口音。开始的时候很苦,我没有什么钱,也听不懂他们说的话,整日只是埋头酿酒。

酿第一次见你时我喝的那种酒。

 

后来酒堆了一坛又一坛,就有人比比划划地问我买。西域人豪爽,一次能喝很多。开始我还会给那些特别像你的人免单,看着明显不同于中原人的侧脸,我高兴。

不过后来就不了。人人像你,人人都不是你。

我很累。

 

于是我也拆了一坛给你酿的酒。那酒等的时间太久了,于是当夜大醉。

酒酣耳热之时,提剑在墙上刻下了几行字:

等闲关窍衣沾醋,未料一瞥终身误。

可恨身世如萍浮,只期无缘勿遇吾。

 

寒光闪闪的剑尖下黄土簌簌地掉。

 

醒来只觉得很可笑。你又看不到。

只有我看一遍伤心一遍,还白白惹得旁人问询。

于是我索性将酒坛靠在那墙摆了个严实。眼不见,心不烦。

 

3.

幸好后来你来了。你来找我了。

你不走了,你喝了我酿的酒,你西域话学得比我当时快,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我的功劳。某天晚上你去拿酒喝,在墙角蹲了很久。我迷迷糊糊也懒得去拦你。

 

希望你少喝点,下一批还没酿好呢。

 

清晨,我去查酒数,点着点着就楞住了。

黄土墙被生生刮掉一层,诗的最后一句被改成了“所幸此生长伴吾”。

 

等闲关窍衣沾醋,未料一瞥终身误。

可恨身世如萍浮,所幸此生长伴吾。

 

……呸,你真不要脸。

 

================================

虽然很不想说,但这就是狄白_(:з」∠)_我家Kelly,专注打脸三十年,“不吃狄白?”啪!“不写了?”啪!

……_(:з」∠)_忧愁。

 

不过没有关系,住在北极_愿为Kelly写尽所有配文

以后也陪我玩吧,就像现在一样,清我黑泥,听我讲故事,即使老被我虐也爱我w

@KelRay 希望你能喜欢❤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