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看

慎fo。

不问自取,便为偷。

【爱客】万万没想到之秧歌王和我

唉我是不是太有病了……这么有病的东西还是不玷污旅馆了,话说lof为啥没有匿名发布功能_(:з」∠)_

慎。

==============================

我叫爱宝强,住在村西头,凭借俊朗的外表吸引了一堆女粉丝要给我生猴子,可是都被我冷漠地拒绝了。我以为我就要这样孤独地过完一生,却于村东头邂逅了这一生的真爱。

他是个文体爱好者,姣姣的身姿令我过目不忘。

见到他的那一刻,我那颗大龄少男春心苏醒了。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向他告白,可是他却冷酷地拒绝了我。就像他的秧歌一样,那么冷酷,那么无情。

可是!我是不会放弃的!我是要成为秧歌王的男人!

为了追求他,我施展了自己的才华——指!挥!


怎么样,被我的风采折服了吧?

没想到,他对我视若无睹,只是那么孤傲地舞着。


啊……孤傲的舞姿,秧歌王。


我的情路,是一片黑暗。就当我觉得我没有希望了的时候,万万没想到,我最终还是得到了秧歌王的欣赏。

他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把我约了出来,一把把我推倒在苞米地里。

事毕,他冷冷地起身,走了出去。


而我因为肾虚,一时无法起身……sad ending

我躺在静寂的苞米地,看着漫天的星星:真像他的眼睛。


秧歌王,我还跟你来苞米地!!


【爱柯】因为爱情

我觉得我要掉粉了【【不过没关系,看清楚cp,取关可以,别雷到自己【【

延续奉旨出轨姑娘的设定【【【【

 @欧一夕 这真的是个HE,但是【【【【卡了

===================================

“回来啦?”,柯达刚进门就听到小爱的这一嗓子:“嗯……”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道,换了鞋,拖着步子把自己扔到沙发上。

小爱坐在一边的单人沙发,斜了斜他,并没有说话。


一种尴尬又微妙的气氛弥漫在两人中间。


打破沉寂的是小爱,他开着外放点开一个秒拍,还故意将声量调大了几格。“别说话,吻我!……”白客独特的声线传了出来。

柯达烦躁地翻了个身,把脸埋到软软的背垫里。靠,就知道这人要来这一套。

在一起快一年,小爱总是这样,把大天蝎的腹黑发挥得淋漓尽致,有事有话永远不直说,老是想逼得你先跟他低头,装模作样,拿腔拿调,两人的逼全自己一个人装完了。


可是这回柯达打定主意了,心里憋着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子气。在片场没按剧本走的凑上去的时候,他就狠下了心,这次绝不让他再如意了。

抱的是破釜沉舟的心。

这次自己不会再退步了,他这么想着,甚至生出几分冷笑,你能这么样呢?小爱,你能怎么样呢?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可是要是我咬定了牙,你能怎么样呢?!

他就这么倔地背对着小爱,短短一分半的秒拍早就播放完了,他的背影孤零零的。


……你不过是仗着我陷得更深。


在一旁的小爱放完这个其实早就看了很多遍的秒拍,又装模作样地低头看了几条微博,也没有等来任何动静。他恨恨地盯着那个背影,行啊你……

之前生生压下的那股无名火又烧上心头,小爱大步走过去,一把把人从背垫里挖了出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倒是先吼起来了:“你丫想干嘛!”

小爱倒是被喊愣了,他甚至有点怀疑手下的人是否是柯达,柯达不该一向是顺着他的吗?即使死犟着不给自己写感情戏,但是也只敢消极抵抗,反而给了自己更多折腾他的理由。

柯达……也会这样向他大吼吗?肌肉结结实实,眼睛里也会露出那种脆弱又压抑的情绪吗?


“怎么了?”小爱轻轻揉着他的头发,再大的火都消了,柯达眼睛里的东西让他心软。想象着被宠着得欢快活泼的奶油色拉布拉多犬忽然变得脆弱得承受不了一丝打击,露出那种眼神,尤其这条拉布拉多叫做柯小达,小爱是根本无法抵抗的。


自己到底是喜欢他的,柯达靠在小爱胸膛上绝望又甜蜜地想,一句话就能让我丢盔卸甲,生生拔掉所有的刺。我到底是喜欢他的。

其实很想问问他,但是能写出一集又一集剧本的自己,找不出一种合适的措辞。……白客被亲了,你就这么生气吗?

拉布拉多跑得再远,主人一吹口哨,还是乖乖夹着尾巴跟他回家。

只是自己从来就不是一条狗。

虽然在爱情里爱的很像一条狗。




tbc.

熊彩霞托我给你们带个话儿……

我熊终于要出爱客本了,她的文一把把我拉入爱客现在都还没爬出去【。

真的是太好太好的文,太好太好的人了。

给首页的姑娘放个链接吧,是这次这个本的第一部分:http://aikecunwen.lofter.com/post/43b3df_248ab5f 

大家都可以看看。想入的姑娘微博上敲@夏陆_Inlusaer,不买也没关系,就当推文了。


不仅是产出好,更可贵的是她对待产出的精神,我很想念这个。

因为现在已经不常见了。 


爱客旅馆:

【以下内容来自熊彩霞微博,所以出现逻辑错误语句不通顺等问题都与伟大的教主没有任何关系⁽⁽ ◟(눈_눈)◞ ⁾⁾】

【用简练的话说就是《爱情旅客》要出本了想要的请联系 @夏陆_Inlusaer (微博)】

《爱情旅客》有人要吗有人要的话给个数这个大概比较好修一点有空我弄一下(也是为了不把钱还给我妈不然她发现不够数打不死我(并不会))

总之就不开宣了啊你们谁有空顺手转着看看不打tag不开宣了需要一起印的这条下面说一声吧还有不用担心我!我行的!我这次准备一小本账本记一下尽量不出问题,总之就是反正也不确定要印的话得多少钱另外RPS我就不再说了看见看不见都随缘主要我自己想搞一本,你们谁愿意一块儿就说声,另外没封面我画可以吗

【爱客】清欢

不好意思说清欢是一个系列因为不知道还有没有二_(:з」∠)_

=======================================


“回来啦?”小爱刚进门换好鞋就听到这样一句。

“嗯……”他懒懒地回答,走向厨房。反正提问者也是漫不经心随便一问,眼睛都没从电视上离开。打开冰箱,小爱顿了顿,最终还是按照原计划伸手拿了瓶冰水出来,又趿拉着拖鞋回到客厅沙发坐下。

原本就坐在沙发上的白客问完刚刚那句就没再说话,此时见到小爱坐了下来开始非常淡定地喝水,脑袋不动只转眼珠子偷偷瞟了瞟,转回来,又偷偷地瞟了瞟。

小爱心里明白,也不搭话,就任凭他这么一眼一眼的斜瞟,我自岿然不动。

 

“咳,浩哥啊,”白客看小爱是完全没有反应,只得直接开口问了,“看没看见冰箱里的东西啊?”

切,小爱暗自笑笑,憋不住了吧?面上还是装得若无其事:“嗯?什么呀?”

得,那就只能坦白了:“浩哥你看见那虾了吧,冰箱里那一大碗?”

小爱淡定地“嗯”了一声,也不说别的,特别摆谱。

 

白客是明白了,这位是打算装傻到底,非逼着自己张这个嘴了。但是也没法呀,谁让这事自己干不了,就得仰仗这位爷呢,就只好继续安利道:“浩哥你看这虾可好了,现在这个月份虾子正是好时节,虽然还没籽,但是快了,为了这个男虾女虾都做好准备,储存了好多营养,特别肥美!”

还男虾女虾呢,小爱绷住笑,转头看着他,还是不说话。

 

嘿,这位爷是要装逼到底了,白客心想,只能厚着脸皮直接说:“浩哥啊我想吃软炸虾仁,您大人有大量成全小的吧!”语气满满地诚意,“我跟你说,这虾特好,卖虾的人还是山东人,我还用家乡话跟他聊了一会,你看去,个个活!我给你打下手,您就成全我吧啊。”

装逼成功的小爱爽了,很满足很大爷地说:“行吧,爷满足你。去,把虾拿出来,再拿几根牙签过来。”

吃人家嘴短的白客赶紧起身巴巴地就奔厨房去了,乖乖地把虾和牙签都拿过来,放下,毕恭毕敬地问:“浩哥,然后还要干嘛,您吩咐。”

小爱气定神闲地一手拿起一根牙签,一手拿出一尾虾,用牙签刺进虾的中上部分,轻轻地一挑,一根黑色的线就很灵巧地被带出来了。

白客很惊奇:“我去这啥啊?”

小爱白了一眼这没见过市面的孩子:“这是腥线,虾的肠子,挑去以后能大大减少虾的腥味。”说完他指指剩下的那些牙签,示意白客:“你试试。”白客有样学样地挑了下,但是毕竟没经验,用不好那个巧劲儿,软软的虾线很容易就断了。

旁边的小爱一脸无语,告诉他,断了就在断点之后的部位在穿一次,继续挑,挑干净为止。接着坐在旁边,看白客挑了几个,看着他也渐渐找到那个劲了,就放心了,撂下句你慢慢挑吧,起身去了厨房。

 

虽然虾的基础处理都是一样的,但是做菜哪有这么简单,小爱也查手机找菜谱和面糊,现学现卖,刚把手机放到一边,小爱就看见案板旁边躺着一袋新的玉米淀粉,和搜到的菜谱需要的一样。

小爱想,白客这家伙还真是想吃这口了啊,虾搁碗里放冰箱,材料都买好了。然后他就站在厨房直接冲客厅喊:“白客你蓄谋已久吧准备的这么齐全,还买生粉了。”

白客一手拿着虾,一手拿着牙签,特迷茫:“啥玩意?我买的是玉米淀粉啊?”

小爱:“……那就叫生粉。”

白客一脸恍然大悟:“噢噢噢噢!”

 

小爱真是就懒得和这个厨盲说什么了,继续弄别的,一抬头看见白客吭哧吭哧地挑虾线,也有点想东想西。

就白客这人虽然傻(得连生粉都不知道),但是绝对不是赖,只是有点没眼力见儿眼里没活,你要是交给他什么事,他会非常认真地完成绝对不偷懒。然后也不挑食,做啥吃啥,偶尔像今天这样想点菜了,必然各种铺垫,比如把食材放你能看见的地方啊什么的,反正用各种小心思暗示你,脸皮薄能不直说就不直说。就跟这虾似的,买的活的放冰箱下面,买现成虾仁放冷藏自己恐怕是看不见。

两个人过日子嘛,也不要太斤斤计较,不过话说回来,两个人过日子嘛,也不要把事情做得非让人斤斤计较。

白客虽然是个厨艺废,但是他会把知道要用的东西都买了,不花你钱,能做的洗洗涮涮都帮着忙,第二天也肯定变着借口买个冰激凌啊啥的投喂你,不(好意思)说谢谢,就是变着花样转着弯报答你。

 

小爱这么想着,就觉得现在那个笨手笨脚挑虾线的人也有点傻,还不是因为脸皮薄自作自受,就半欺负半无奈地逗他:“让你当时不直接买虾仁,现在麻烦了吧。”

白客从一堆虾里面抬起头来:“鲜虾好吃啊。”

小爱:“……”

觉得想了这么多的自己有点傻是怎么回事。

 

然后小爱彻底不想理他了,白客一会把虾线都挑完了,颠颠地捧着碗给他浩哥邀功:“浩哥我弄好啦!”

他浩哥非常高贵冷艳地看了一眼碗:“去,把虾壳剥了。”

白客:“……哦。”

 

觉得把场子找回来了的小爱又舒服了,继续低头弄面糊。白客抱着碗走回客厅,边走边安慰自己:没事,毕竟人家做饭嘛,我哄着点供着点也是应该的,更何况剥虾壳我熟啊,吃的步骤我都熟。

确实,在东临渤海黄海的大山东长大的白客非常擅长剥虾壳。他赤手把虾头掐去,用剪刀顺着腹部轻轻划一道,双手扒住划开的两侧,往两边一拽往上使劲一翻,一个完整的虾仁就出来了。

一会,一碗虾就剥好了,白客又颠颠地给他浩哥端过去了。

小爱微微点头用下巴示意:“放那吧”,开始开火做油。

白客:“……哎。”您会做饭您拽。

 

小爱把事先弄好的面糊统统倒进装虾的那个碗里,搅匀,看油冒青烟到出小泡,约摸着火候到了,就调了小火,不然火太大的话,后面的虾该糊了。然后用筷子快速夹起一个个顺着锅沿扔进去,一下子倒进去要粘的。小爱手很快很熟练,一大碗虾子转眼就都下去了,接着他调大了火,快炸,快出锅,少吸油。

小爱拿漏勺把虾仁们捞出来,一个个虾仁裹着面糊黄黄的胖胖的,每个虾仁本来就个头大,裹着面糊更是大了一圈,活活像个小圆饼。装盘里,关火,撒上点椒盐,不用太多,提个味儿而已,这道菜本来也不是以调味取胜的。

 

做完这些,小爱吆喝白客:“罗宏明过来端盘子!”

吃人家嘴短的白客乖乖过去端。

 

刚刚白客挑虾线的时候,小爱拿出来一把油菜和几朵香菇洗了,切了,现在大火快炒个香菇油菜,电饭煲里饭也“叮”地好了,顺着排气口飘出来一股股白雾和浓浓的米香。

 

 

小爱和白客家的晚饭,正式开始了。

 

 

小爱拿筷子指指软炸虾仁那盘子:“快,趁热尝尝。”白客早按捺不住了,就等大厨发话呢,赶紧夹了一个,吹吹吃了。

小爱倒是没动筷子,只是暗暗觑着小白,瞧见他表情非常享受一脸餮足,心里也很满足。

毕竟做饭的人嘛,总是开心自己的菜被人喜欢的。

被无声好评了的小爱也开始动筷子,他夹起一个虾仁尝尝,说:“嗯!确实不错,这个活虾就是鲜啊”。

怎么能不鲜呢?俗话说,三月黄鱼四月虾。随着天气回暖,虾们在春雨过后游上水面,在湍急的水流里摆着尾巴舞动着爪子竭力不被冲到下游去,练就了一身的紧实弹牙。在冰层下养了整个冬季的虾经过惊蛰、春分,清明时分最为肥美,加上四月新虾未产卵,这个时候吃虾正当时。

 

白客脸都快埋碗里了,就只是“嗯嗯嗯”附和。其实他吃第一口的时候心里都快泪崩了。隔了这么久,隔了这么远,隔了这么多吃盒饭的日日夜夜,今天总算能再尝尝家乡的鲁菜,尝尝泰安的味道。

其实今天去买虾,就是有点想家。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诗歌小女儿才牙牙学语尚且不能回去看,这还是家在北京的。他就算放了假也来不及回山东,更不好说什么,只是咬牙撑。买虾开始还想多逛几个摊子好好挑挑,可是听见老乡的乡音,立马挪不动步了,当即就掏钱在那个摊子上买了。不过摊主到底是大山东的汉子,不蒙人,买回来的虾子个个活,好吃。

 

虽然都是炸物,但是舶来的炸鸡排炸薯条,好听点说是外焦里嫩,到底是外国菜,只是一时满足了嘴,嚼起来爽,吃下去胃里还是直直愣愣。而软炸虾仁不同,外边的面皮软软的,咬下去咬到虾仁才是脆感。

虾子软软的内里经过油炸的咕嘟刺啦声后,变得硬起来,又不是咯牙的硬。反而,原本不起眼的青灰,变得粉粉嫩嫩,还有点可爱的小透明。虾肉因为鲜,还有一丝回甜。面皮则是增加了饱满感,也增加了一种口感。

大中华的这道炸物,地大物博的山东的这道菜,满足了嘴,更重要的是温暖地熨帖胃。

吃着这道鲁菜,舌头的满足也多多少少地满足了心头。

 

白客嚼着虾,就像回到了他的大泰安。

泰安,泰山安则四海皆安。

国泰民安。

 

都是异乡客,反正白客今天就有点感慨吧,但是又是男人不太好意思直接感慨嫌矫情,就只是大口地吞下饭菜,然后扒饭的间隙抬起了头,含含糊糊地说:“谢谢浩哥,特别好吃!……改天,吃你家乡的大盘鸡吧,我给你打下手。”

小爱闻言转过头来,深深地看着他,坏笑了一下,说:“你,先把断句断开。”

白客:……靠!就没法和这人谈情怀!

 

其实怎么会不明白,但是白客不好意思明着说,小爱也未尝好意思,只是用逗比遮过去。

“谢谢你做了我的家乡菜啊,下次,做你家乡的吧,我会做的不多,但是能做的都愿意帮忙。”

“好啊。”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

人间有味是清欢。

 

 

Fin.





图网搜。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苏轼


给首页的姑娘们真正科普下。

攻非超人,受非废人。

朗月琴音:

1.就不说子墨在土豆网时期就自己导片了。
2.也不说子墨是创意部总监孔老师是制作部副总监了。
3.也不说诗歌来万合之前就参与过国庆60周年广场晚会的导演工作了,一进万合就是直接跟报告第一季的执行导演。
4.实话实说,万合初期片子的导演和现在的导演重量级也不能完全同等比较吧。
5.万合什么时候有过挂名一说,从来都是做多少写多少,因为关系好就把白客“写成”导演编剧?你是在黑爱总假公济私呢,还是在黑白客没能力呢?
不好意思最后两句气有点冲了。
只是觉得原po喜欢谁能不能别恨不得把万合全员都踩了用来对比,都是很好很牛逼的人,各自往前一步一步的飞跃我们都看得到,没必要吹,也没必要比。
他们每天都比昨天的自己更好,这就是他们最牛逼的地方。

无常:


2012年万合刚成立不久,里面只有两个人能成为导演,一个是叫兽一个是小爱,当然,小爱导的没叫兽导的片子多。

所以千万不要怀疑爱总的能力。万合里面当过监制的目前就两个人,爱总是继叫兽后的第二个监制。而且现在爱总还是万合的内容总监,从开始就是万合的配音导演,还做过策划,编剧等等。至尊玉的成长历史很清晰明了,从场记到编剧和执行导演最后到导演,马诗歌同理。但爱总基本上一开始就能做导演和策划等,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那些年狂追我的女孩,看图应该知道第一导演爱总无疑,后来还导了意外和p大点事儿

特别是p大点事儿是个系列,按照公司培养路线发展下去,其实爱总想导的话必然是可以继续导的。

这3个爱总导的片子里面都有白客的出场,那些年狂追我的女孩这个片子,爱总竟然还给白客挂了导演/编剧的名,当然白客参加了剧本创意,这个不可否认。但这个挂名能看出爱客之间的关系非常亲密。

ps:本来只想说那些年狂追我的女孩里面爱总给白客挂名的jq的,结果一不小心写了这么多QAQ



草右右,作为报复,我直接发,不码了╭(╯^╰)╮!

 

作为一个爱兽党……我为啥持久地为拆家逆家做着贡献!

QAQ

壮哉我大爱兽!正主频频发糖!不需要产出!【。】

 

 @草右 你看一眼这个(丧病的我)【不wwww

 

【白爱】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

白爱,ABO,HE。爽雷,大纲文,慎。

被自己卖了白爱安利,反差萌扮猪吃老虎什么的w

这是一个女王O被他多年带着的仆人小弱A给攻略了的故事【弥天大雾

===========================

  

有着黑社会脸的小爱是个O。

他多年单身是为了保护身份,也含有对信息素的不满,什么“不是为了爱情,只是信息素的互相吸引”,一直坚持离群索居低调单身,用抑制剂来伪装。而一直呆萌可欺的小白其实是个A “我不是O,我只是温柔的A”,一个弱A,从大学就习惯性出事就“浩哥QAQ”,然后忽然在某天,撞上发情期,闻着味道打开厕所门看到了他浩哥的QAQ脸【毕竟要30岁了,抑制剂也该抗体了【摸下巴

 

那是他从来没见过的,脆弱的,脸色潮红的,眼神迷离的浩哥。

 

站在厕所隔间门口,白客,26岁,仿佛站在了他人生的分岔路【不

 

而第二次发情期,小爱就已经能很镇定地拽过来小白:“给爷来个临时标记!”小白因为身高一头栽进小爱的怀里【埋胸,迷茫地眨了眨眼睛,“快点啊你!信息素借爷用用!”

 

在不知道第几次发情期时,小白悲伤地说“我不想和你走肾,我想和你走心”然后缓缓拉上了小爱一把扯下的拉链【。小爱冷冷地看着他,转身出了门,第二天来公司,带着别人的信息素.

 

“……原来不是我,也可以啊。”

 

但那个其实是小爱找朋友做的临时标记。烦躁的小爱出门后按了几下手机:“喂柳杨啊滚出来给爷做个临标”,电话那头好友坏笑:“哟,爱爱酱终于想起人家来啦?敏民失宠喽!”没等他幸灾乐祸完,小爱就直接掐了电话。在夜色里他点起一根烟。

果然还是不该一次次地找同一个人做标记。 

 

一直拿着“没办法啊身边只有他知道我是O啊“当借口,一次次地放纵自己。小爱当然也是对小白有些什么的,但是这个什么还不足以改变他的原则。

他有他的尊严,这和是ABO无关。

 

临时标记嘛,毕竟不够效果,小爱在配音时还是被发情期的debuff弄晕了,信息素散发出来,有的人就悄悄交头接耳:“哇他是个O啊”言语间充满揶揄。

白客大步上前把小爱从地板上打横抱起来,冷冷地说:“他是个O。”

“他是个O,但是他的工作能力,是A。”

 

白客或许是个呆萌可欺的男人,但是首先是个男人。

男人就要有担当。

 

醒来以后小爱从柯达达那边听到这句话,觉得,这么多年来的逞强和倔强,都得到了肯定回报。世上A很多,但是白客这个人不仅尊重O,更重要的是他尊重小爱这个个体。

无关ABO,是优秀的你。

 

刘小爱,28岁,一直单身,一路独行,终于找到了属于他的偶尔示弱承认自己做不到去依赖也没关系的对象。

他叫白客,恰好是个A。

 

反正就是小爱的issue嘛,不相信AO的爱,然后觉得走肾最安全.觉得: 1.A是不可以信任的,是被信息素支配的动物 2.小白是报恩的移情。“如果当初你没撞见我发情期,甚至不知道我是个O,你会喜欢我吗!”解决了小爱的security issue就好啦w

 

当然弱A还是弱A【喂

标记的时候,小白颤颤悠悠地问“痛不痛……我再进去一点行吗?”最后小爱怒了,一把把白客掀下去,按在身下,自己完成了标记【。

“个大老爷们!磨磨唧唧!”小爱抽着事后烟说.

小白则是非常QAQ地缩在床尾:“你这人……sex要注意情感交流啊QAQ”

 

fin.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咋这有病【。